您的位置 首頁 文學

荒唐趕尸人

冷風使劉傻子不由自主地包裹了已經生產了大量棉絨的破損棉被。回想那些仍在一步一步走下來的那些動人緩慢的兄弟,劉愚蠢地笑著說。我忍不住擦了擦嘴邊的鼻子,看著天空中心的星形瓶子。 一個月…

冷風使劉傻子不由自主地包裹了已經生產了大量棉絨的破損棉被。回想那些仍在一步一步走下來的那些動人緩慢的兄弟,劉愚蠢地笑著說。我忍不住擦了擦嘴邊的鼻子,看著天空中心的星形瓶子。
一個月前,劉佛子和長大的蝎子和新兵一起來到離家數千英里的森林地區工作。他們計劃在寒冷的冬天為老家庭賺取一些錢。一些新衣服。
我來到這里已經有好幾天了。這個劉的伙伴的大伙伴的大蝎突然闖入疾病,走進鬼門,再也沒有回來。
這個劉白癡一下子真的很蠢。這個人在外面死了。他的家鄉的統治是,無論他去世的地方,他都會回到家鄉。
此外,他和他的侄子交換了感情,說他們也應該讓蝎子回來。他們怎么能不讓蝎子陷入陌生的土地成為一個孤獨的鬼魂,或者給蝎子家族一個帳戶。
但回頭看,這個劉白癡可能很難!離家很遠,口袋里沒有錢!我怎樣才能將我的侄子兄弟送回家?
兩天過去了,劉愚仍然沒有想到一個好方法。好處是冬天的身體不會腐爛和臭,并觸摸兄弟的冰凍硬狀態。這個劉傻子每天都叫不要叫地球!

在晚上長時間無法入睡的劉若爾想到了東方家人白天要與他交談的事情。對他來說,快速移除尸體并將其長時間放在森林上是非常尷尬的。
當我嘆氣嘆息時,我突然覺得有人用腳踢我的屁股。劉傻子心里很煩,所以沒有人問誰生氣了?它是什么?我很想避免它。
沒有人回答,但扮演劉的傻瓜的屁股腳不能停下來。劉傻子在這心里,拿起被子坐起來,我說你還沒說完這個人,劉傻子真的被前面的人嚇壞了!
透過微弱的月光,身穿棉質長褲和棉花污跡的高個子男人正在踢劉若子。
哦,我的上帝!劉若子爬上去跳到門口。誰是你的兒子踢劉傻?事實證明,這是一個已經死了三天的好兄弟。

當它還活著的時候,兩個人都是好兄弟,但現在他們已經死了,他們已經死了很長時間。這個劉傻瓜真的很可怕!
隨著一陣嘩眾取寵,我給了我的侄子一個蝎子兄弟!這不是我不帶你回家。你真的知道我們的伙伴們很窮!身體上沒有銀,所以我不能回去!等一下,等我的兄弟,我會找到辦法。
誰知道這個瞎子實際上跟大哥說話了,我知道你很尷尬!不,我們不必花錢,我會和你一起回去。
劉白癡幾乎喊出來說我是個好兄弟!你不逗你哥哥開心嗎?當你已經死了,你怎么能回去?你可以放心,我的哥哥正在想辦法,哥哥永遠不會把你扔到這里,我會帶你回到你的家鄉,兄弟們,你可以放心安心!不要嚇唬你的兄弟,好嗎?
房子里的油燈被莫名其妙地照亮了。兄弟,你知道,我真的能和你一起走回去。劉佛子鼓起勇氣,一起把它看成光明。除了一點點浮腫的眼睛,大蝎子與他活著的時候真的沒什么不同。
我說大盲,你的麻煩是什么?你還活著還是怎么樣?這個劉白癡怎么感覺不對?這個死人是怎么生活的?
大哥,我死了!但我想不出你要為我做什么。我急切地說,我必須自己和哥哥一起回去。聽著大蝎子,似乎就是這樣的事情,這個劉白癡慢慢地靠近大蝎子伸出來,按下了大蝎子的臉,或是硬狀態,它已經死了!
仔細看看大蝎子的眼睛,基本上白眼睛看不到黑眼珠。這個劉白癡撓了撓頭,雖然事情很尷尬,但這來解決了眼前的問題。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QQ新聞網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dbfysx.tw/wenxue/61697/

作者: QQnews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曾哥二肖中特